章女士怎么那么恶心???
那些说“离了她什么也分不到”的人也很恶心。

全国忽然疯起来,防疫大练兵应该也不止是为了在清零上押宝,还是为了向上面展示自己的调度能力,越心狠手辣的越堪任大将。

深圳9月1号说全市要封,晚上又辟谣,第二天又由各区发布通告。这个行为还是挺耐人寻味的。
毫无疑问现在最主要的两条路线,要么清零,要么保经济,表面上看清零派大概率会赢,如今全国一窝蜂搞抗疫运动大概率也就是因为如此。但谁也不知道清零派是不是一定赢,赢多久。万一经济派占了上风,如今的清零派都要拿出来祭旗。所以没有人敢全揽责任,而是想尽办法撇清关系,客观上执行了清零,又要让清零像是各区、人民的自发行为。

回家见到了初中时关系最好的女同学,她生活在江浙沪,见面就抱怨了一个小时湖北的行政服务,多么懒散,多么不专业,自己判断没用就不给你办。话锋一转,又抱怨贵江浙沪人民事儿太多,公民意识太强。屁大一点小事就折腾上面。上海人团购冰淇淋就是不懂事,浪费公共资源。我沉默了,果然我们湖北人还是就配享受湖北的爹味服务。

对明天会不会更好我是不太乐观的。经济下行,信息控制,全球保守化……可能我们要迎来一个更加极权化的世界。去年上网课时老师带我们阅读,文章提到中国防疫做得很好,我说“也没有那么好”,我的同学们都表示不太相信。

回老家和不同的人浅聊时事,结果和我猜得差不多。基本100%支持清零,部分人觉得上海人活该,应该被整,部分人觉得经济下行不关己事。只有我小舅舅在听说河南银行暴雷的事后大声说:这是党变质了。

看完了郑执的《生吞》,又是一个以生命守护少女清白的故事,从这个层面上来说和《扬名立万》有点像。但从《扬名立万》起我就觉得奇怪,保全女孩名节比保存她的全尸还重要?《生吞》也是,女孩喝农药死不了男孩把她掐死。这种故事也许会有很多受众,但不想看到男作者再写这样的情节了。相比之下蛇从革的《长江之神》里面,女孩也被侮辱了,爱她的男孩子却没有像她一生被毁了那样痛心疾首,或者说没有表现得像这样,他悉心照料她就像她受了一场重伤,和她恋爱也没有牺牲心态。而他最后还是要帮她报仇。我觉得这样就很好,非常温柔,把人当人。

在油管经常看时政内容,偶尔看一下怀旧金曲。感觉油管还犹犹豫豫的,不知道给我推什么内容。结果昨天点开了一个温泉洗浴,好家伙,大数据一下子兴奋起来了,首页上满屏的不可描述。我totally被推断为一个猥琐老男人了。

mastodon.scot

This is a Mastodon instance primarily intended for (but not limited to) users in Scotland or who identify as Scottish.